男女私房话

村子里的老光棍,他的一个举动让全村人疯了

字号+ 作者:品味生活 来源:未知 2020-08-01

这个故事,是真实的,大概发生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。 赵家庄是我的邻村,这个故事我虽然知道,但是没有村子里的人知道得那么清楚,以下故事正是赵家庄的村民给我讲述的。 赵家庄约有一百户人家,清一色的赵姓,据村西土地庙里面的碑文考证,村子的历史可追溯

这个故事,是真实的,大概发生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。
赵家庄是我的邻村,这个故事我虽然知道,但是没有村子里的人知道得那么清楚,以下故事正是赵家庄的村民给我讲述的。
赵家庄约有一百户人家,清一色的赵姓,据村西土地庙里面的碑文考证,村子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末清初。
村子东西长,南北窄,也没啥特别的,村民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年复一年地过着。
若非得说有啥与众不同的,或者说供赵家庄炫耀的,那就是它的村子土地庙前,有四棵树,四棵柏树,每一棵树成年人都合抱不过来。
村子里的老光棍,他的一个举动让全村人疯了
都说这四棵树和村龄一样,所以人们对它很是尊敬,逢年过节的时候总会在土地庙祭祀的时候,也会给这几棵树披红挂彩,上香点烛。
这几棵树也挺奇怪,有时候晴天艳丽的,上面也会雾气腾腾,有人说,那几棵树上面住着仙家,有雾气的时候,是仙家们在做饭。
更奇怪的是,只要有鸟雀落在树上面,无论你用弹弓还是气枪,哪怕你是神枪手,也甭想打住。
有人不信邪。
谁?村子里的赵青云。
赵青云十几岁,父亲是村子上的村长,并且经营着两个大染坊,是很有钱的那种人。
但是村长并非苛刻之徒,反而为人善良,村子里修桥铺路婚丧嫁娶什么的,他每次都会施以援手,且不图回报,所以名声不错。
那天,是春节,村子里的人们拜了年,祭了祖,便开始自由活动。
赵青云在家里放完了鞭炮,便跑出门去找小伙伴玩了。
一出门,就遇见邻居几个小伙子拎着气枪正好来找他去打鸟。
这几个半大小子说说笑笑就往村西走去,村西便是村子里的大西山,里面沟深林密,据说还有野狼出没,当然那里的野味也很多。
这几个人出了村子,正好路过土地庙。
土地庙里,祭拜的人群早就散去,只剩下一些尚未烧完的香烛,香烟袅袅的。
 
就在这时,忽然从大柏树上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叫。
众人抬头一看,不由得乐了,原来一只锦鸡正落在树上,对着他们几个人歪着头,瞪着无辜的小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小伙伴一见,连说新年好运,高兴的就举起了枪瞄准了那只锦鸡。
就在这时有人忽然说:“我们还是别打了,怕误伤了这棵柏树。”
有人马上就嗤笑说:“卧槽,你是不相信老子的枪法还是咋滴?老子说打你的眼眉就不碰你的眼皮儿,打你的牙齿就不碰你的嘴唇儿,瞧好了!”
然后,扣扳机。
村子里的老光棍,他的一个举动让全村人疯了
平时那个号称神枪手的小伙子竟然第一次脱靶了,子弹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众人开始奚落起来,这家伙面子很是挂不住,一边骂一边重新装铅弹。
第二枪过后,依然如故,甚至那只锦鸡都不耐烦了,索性在树上打起了盹儿。
这下子所有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,枪手脸上挂不住了,说:“真邪乎,这棵树怪不得有人说,落了飞鸟都打不住,看来是真的。”
按理说,大家经过验证,都服了,这件事就此作罢也就了了。
但是,划重点,这赵青云家里有一把鸟铳,在我们当地俗称马炮。
枪管很长,枪膛里填塞火药和铁砂,打出去之后是一盘散沙状,着力面积很大,是一些打猎菜鸟的首选枪械。
赵青云嘴一撇:“说的啥呀,是自己的枪技差,还非得举起封建迷信的大旗,你们稍等,看我回家拿马炮,不信轰不死它丫的!”
赵青云这一较真,大家也都来了兴趣,都说非得要把这只锦鸡干下来祭枪。
时间不大,赵青云就把枪拿来了,小伙伴们怂恿着他把枪瞄准了树上那只还在打盹儿的锦鸡。
赵青云瞄准之后,一扣扳机,嘭的一声,一阵火光从枪管里喷出来。
也是该村子里有这场劫难,因为那天正是春节,村子里到处是此起彼伏的鞭炮声,这枪声夹杂在鞭炮声里,很容易被混淆,所以也没有被村民们发现异常。
 
枪声过后,大家再抬眼望,那只锦鸡依然在树上打着盹儿,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,反倒是这一枪打落了好多的树枝。
有小伙伴开始说话:“算了吧,这件事有点邪门,马炮都打不准,况且,又打掉了这么多的柏树枝。”
要知道,这几棵柏树,在村子里一直被奉若神明,就连树上的枝杈几乎挨着地,都没人敢动一下。
而且,每年的正月十六,是村子的烤火节,烤火的唯一材料就是柏树枝,村民们宁肯跑到几里外的大西沟去砍点枝杈,也没人敢打这几棵柏树的主意。
而现在,这一枪下去,竟然就打落了许多树枝。
如果事情到此为止,估计也没有后面的事了。
赵青云也有些不服气,这一枪下去,覆盖面积足足方圆几米的面积,竟然没打住那只锦鸡,真是丢人。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老男人夜夜在我身上逛耕,原来是骗我做他的生育工具

    老男人夜夜在我身上逛耕,原来是骗我做他的生育工具

  • 口述:领导带我出差晚上那个了 他的手伸到我裙子下面 折腾了一个小时

    口述:领导带我出差晚上那个了 他的手伸到我裙子下面 折腾了一个小时

  • 有种男人叫“渣男” 女人谨慎对付只想睡你的渣男 别成了他的炮友

    有种男人叫“渣男” 女人谨慎对付只想睡你的渣男 别成了他的炮友

  • 和情人在荒野外的体验,他的粗暴让我濒临死掉!

    和情人在荒野外的体验,他的粗暴让我濒临死掉!